言情中文網 > 足壇最強作死系統 > 第一千零八十章 球票(上)

第一千零八十章 球票(上)

作者:我們踢球吧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言情中文網 www.marbsf.live,最快更新足壇最強作死系統最新章節!

    最終,克洛普還是在曾恪的軟磨硬泡下“屈從”了,他在同事中幫著問了問,也就幫曾恪搞來了四五張的球票,沒辦法,歐冠決賽這樣的盛事,只要有票有時間的,肯定是會親身前往現場觀看的,就算有多余的,也早早的就送了親朋好友,哪還能留在手里許久,然后等著曾恪來“搜刮”?

    好在克洛普也算是“舍”了老臉兒,又在俱樂部內部詢問了一番,最后竟然都找到了一些高層哪里,高層們哭笑不得,但還是想了辦法,最后足足湊了四十多張給曾恪。

    這讓曾恪體會了到了(組)(織)宛若春天一般的溫暖,不禁感嘆,有靠山就是好啊!別的球迷是一票難求,自己就不一樣了,手里一大把球票,想怎么揮霍就怎么揮霍。這么多的球票,就算改行當黃牛,估計都能賺翻了吧?

    ……

    中國,NC。

    客廳里,李淑芬正坐在沙發上生著悶氣。張大牛則是一臉的手足無措。

    “我說……你這生的哪門子氣啊!我知道你很想去德國看小恪的比賽,不過……這不是歐冠決賽嘛!咱們平頭小老百姓的,哪里是想出國就出國的?就算過去,也不一定能買到球票啊!你想想啊,全世界這么多球迷,沒有兩億,也有一億了,那球場才多大啊,這么多人就那幾張門票,怎么可能買得到啊!”

    “……還有,我可是聽說了,買球票也是有內幕的。一部分球票老早就預售出去了,沒那關系你還根本買不到……剩下的就更少了,咱們在國內,想要買國外球賽的門票,這不是開玩笑嘛……”

    “所以……咱們還是老老實實在家里看電視轉播好了……這不是一樣嘛,只要感情到位,在哪里看球,在哪里給小恪加油打氣,不都一個樣,沒區別么?”

    張大牛苦口婆心的勸說道,要說歐冠決賽,他肯定也是很想去現場的,他自個兒都是搞足球工作的,歐洲甚至是全世界最高水平的俱樂部賽事的決賽,這要是能現場看一次,都夠他余下幾十年吹噓的了,更遑論,其中的參與者還有他的“兒子”——繼子也是兒子,別拿村長不當干部!

    但問題是……這球票買不到啊!

    全世界這么多球迷盯著呢,他們還是在國內,想要搞到球票,基本上就是不可能。

    除非……

    “還有這門道呢?……這球票都被有關系的人分光了,這不是作假嗎?那平頭老百姓可不就都不能看了?”

    李淑芬很是不滿意的埋怨了一句,不過想想也確實挺在理的,在中國,有內幕關系的人往往在生活和工作中都走得很順暢,那國外應該也是差不多了,僧多粥少的情況下,肯定是近水樓臺先得月了。

    看老伴一臉失望的樣子,張大牛輕輕的嘆了口氣,猶疑著說道:“我知道你是很想去看看小恪的,那這樣吧……實在不行……我打電話問問小恪,讓他想想辦法。他是利物浦的一員,也要參加決賽,應該……會有辦法的吧?”

    李淑芬連連擺手,別看她嘴上說著很想去,心里也確實是這樣想的,但做母親的,肯定是會為自己孩子想的更多一點,這么做會不會太麻煩小恪了?如果讓小恪去要球票,這是不是也是(裙)(帶)關系啊,會給小恪造成不好的影響?他的隊友會怎么看他呢?

    “算了算了,不要了,我們就在家里看,不要打擾趕驢了……決賽不是很重要嗎,不要打電話去影響他了,讓他安心的做準備,不要為其它事情分心……”

    這么說著的時候,張大牛的電話響了,張大牛低頭一看,笑呵呵的沖李淑芬揚了揚手機,說道:“小恪的……那啥,我問問他?”

    “問啥子嘛問!我來!我來接!!”

    李淑芬連SC方言都說出來了,一把搶過張大牛手中的電話,后者回以他無奈的苦笑,那頭李淑芬已經說上話了。

    “牛教練?……什么牛教練!你這渾小子,說你多少次了,要叫張叔……啥?我是誰?我是你(媽)……臭小子,咋電話打到你張叔這里了?……噢噢,關機?可能我的手機沒電了……”

    “不管這個了……趕驢啊,決賽馬上就要開始了,你準備得怎么樣啊?英國那邊的天氣最近怎么樣啊,你有沒有多吃飯啊,隔壁李大叔家里有親戚送了一個大火腿,他也給咱家送了一點來,腌制起來味道老好了,媽準備給你郵寄一點過來,你小時候最喜歡吃這個了……”

    “好好,我和你張叔身體好著呢……就等你放假回來,咱們一家子團聚了……對了,假期的時候把珍妮弗和希爾娜也給帶過來啊,我有點想她們了……”

    “什么,你寄了東西過來?什么東西……趕驢,在那邊就好好的踢球,別老惦記著家里,家里什么都不缺,不用老遠的寄東西回來……行吧行吧,我注意查收一下,……你張叔?甭管他了,你跟他有什么好說的……媽也不和你多說了,你快點去認真訓練吧,一定要拿個好成績啊……其實拿不到冠軍也沒關系,盡力而為就沒有遺憾了……”

    收了電話,抬起頭就見到張大牛一臉無辜且郁悶的大臉。

    “不是……怎么就跟我沒話說了?你掛了做什么啊,我也想和小恪說兩句啊!好歹小恪也是把電話打到我手機上的,我還不能說幾句了?”

    “有什么好說的,要不是我手機沒電了,趕驢能把電話打你這里?……沒什么好說的,趕驢忙著呢,你別影響到他……”

    張大牛:“……”

    我怎么就影響了?我說兩句話就叫影響了?我我我……我這家庭地位有點堪憂啊,簡直一點話語(權)都沒有?

    “誒,不是說球票的事兒嗎?你怎么不跟小恪說說?”

    “說什么說,有什么好說的,咱們就在家里看電視轉播!”

    張大牛:“……”

    行,家里你做主,你說了算!

    “對了,剛聽電話里說,小恪寄了東西回來,是什么?”

    “恩,是有這么一回事,不過什么東西嘛……我忘了問!”

    張大牛:“……”

    張大牛覺得再這樣下去,他能被這老婆子給氣死!

    “李嬸!李嬸!!”

    屋外有人在大喊,李淑芬開門走了出去,就見到一個穿著制(服),騎著小電驢的年輕人正沖著她揚了揚手中的文件袋。

    “是小江啊!”

    李淑芬是認識這個小江的,這片區域的快遞,都是這個小江負責送達的。

    “李嬸,這有您的一封快件。我瞧著還是從英國過來的,曾哥可不就是在英國嘛!哈,肯定是曾哥給你們二老寄了好東西回來,我擔心您等不急,就立即給您送過來了!”

    “那可真是謝謝你嘞!小江,來,進屋喝杯水吧?”

    “不了,不了,我這還忙著呢,一大堆的信件包裹要送呢,您和張教練忙你們的,甭管我!我走了啊!”

    小江擺擺手,騎著小電驢,一溜煙的走了。

    張大牛正好從屋里走出來,看到李淑芬手中的文件袋子,問道:“小恪寄過來的?哦,這就是他電話里說的寄回來的東西吧?拆開看看,瞧瞧里面是什么?”

    “你急什么,這是趕驢給我的,又不是你的,你慌個啥子!”

    張大牛:“……”

    還能不能讓人好好說話了!

    又被懟了一句的張大牛干脆不說話了,李淑芬撇撇嘴,手上動作不停,三下五除二將袋子打開。

    “咦……這是……”

    兩張墨綠色的紙片從文件袋里滑落出來,掉在地上,緊接著,又是兩張紙片掉出來,張大牛眼疾手快,將紙片接在了手里。

    “這是機票啊……來回雙程的……地上的是什么,快撿起來看看!”

    聽張大牛這么一說,李淑芬的心里就已經有了預感,快速的撿起地上的兩張紙片,果不其然,這是兩張歐冠決賽,安聯球場的入場券。

    “球票!決賽場地的球票!再加上機票……哈,咱們能去德國了!”

    “趕驢這臭小子……還真是給了咱們一個驚喜啊!”

    李淑芬喜笑顏開,張大牛也是一臉的欣喜,還沒忘揶揄兩句自己的老伴,“看你這開心得瑟的模樣……這下滿意了吧,小恪哪里會忘了你這個當母親的?就算你不說,他也會始終記惦著你!”

    李淑芬嘴角都快咧到了耳朵根子上,樂呵呵的得意道:“那是,也不看看是誰的兒子!”

    張大牛:“……”

    “走走走,快回屋去收拾收拾,咱們得早點過去呢!”

    “恩,走,咱們收拾行李去!”

    ……

    張大山坐在自己的辦公室里,心里有些感慨,學校現在的發展和幾年前,真的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啊!

    他當然知道這一切都是誰帶來的,曾恪從這里走出,成為了世界明星,作為培養他的“母校”,足球學校也是跟著地位水漲船高,越來越多的孩子開始進入這里,學校能夠招到的優秀生員也越來越多。

    一切都在向著好的方向在發展。

    “馬上就要歐冠決賽了啊!真希望小恪能夠拿下這個冠軍,哈,這也是我們學校的榮耀嘛!”

    張大山正這樣想著的時候,辦公室的木門被“咚咚咚~”的敲響,緊接著,幾個鬧到從門縫里露了出來。

    “老校長,我們可以進來嗎?”
418组选的前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