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網 > 萌狐悍妻 > 第八十六章 救人

第八十六章 救人

作者:魔笛童子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言情中文網 www.marbsf.live,最快更新萌狐悍妻最新章節!

    若是帶著這兩件有認主氣息的法寶逃走,等到畫魔的神力恢復之后,就能順著這兩道氣息找到自己。

    也就是說,這兩艘船也沒用了。

    云河失落地把這兩艘微縮的船放下,恨恨地瞪了畫魔一眼。

    “小狐貍,我不是早就警告過你,你逃不掉的,我不是勸你別白費氣力嗎?你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我一樣能找到你!這一天的時間,你又能逃多遠呢?”畫魔陰惻惻地冷笑。

    剛才畫魔以為那魔品補元丹有致命的毒,自己會死,她十分害怕。

    如今聽聞,這玩意只會封印神力一天,又認定了云河殺不了她,也逃不遠,她就淡定了。

    不逃,那就只有死路一條。

    逃出去,才有一線機會!

    既然法寶和靈丹都沒有了,那就要抓緊時間救人!

    在臨走之前,云河找了一根繩子,將畫魔捆成粽子,然后把她擱在角落。

    云河又想到了畫魔的畫架。

    那東西,是畫魔的本命法寶。

    要是將這東西毀了,起碼畫魔就不能再去凡間捕捉人類了。

    他記得,畫魔把畫架留在煉丹房里。

    因為平時自己在這里煉丹,畫魔喜歡一邊看著自己煉丹,一邊悠然地作畫。

    云河便沖回煉丹房。

    那畫架果然擱在一邊。

    云河走到畫架前。

    這畫架,至少是一件天神器,以他目前的能力,無法將之毀掉。

    但他靈機一動,想到一個好主意。

    他馬上拿起畫架離開煉丹房。

    好這畫架未開啟召魂攝體之術前跟普通畫架一樣,非常輕,只有初元境的云河依然拿得起。

    畫架上有畫魔的認主氣息,畫魔一下子就感應到云河拿起了她的畫架。

    她生氣地隔空對云河道:“小狐貍,你竟敢盜我的東西!你再不放來,待會我定將你的雙手廢了!”

    “魔頭,等你追到我再說。”云河冷冷地笑了笑,不理會她,帶著畫架徑直向骨籠那邊的方向跑去。

    很快,云河就跑到骨籠前。

    此刻,幽王耀、貝拉以及三個紫荊大學的女生仍困在骨籠里。

    籠壁上有結界,一旦碰到結界,就會被電得皮焦肉爛。

    原本云河已經教曉了幽王耀破陣之法,無奈此刻幽王耀的神力被畫魔封了,沒有力量,就算看到陣眼所在也沒用的,因此他們只能老老實實地待在里面。

    “七叔!”

    “老大!”

    看到云河突然出現,絕望的幽王耀和貝拉都精神一振。

    他們都立即往前靠,只是不敢碰到骨籠的籠壁。

    三個女孩還蹲在原地。

    她們中了夢幻香薰,喪失了神志,變得混混沌沌,對周圍的事情沒有反應。

    “你們兩個退后一點!”云河在外面喊。

    “七叔,你別沖動!這結界是天神級別的,不能硬闖的!”幽王耀焦急地勸。

    上次云河破陣被陣法反噬,在手背上留下的傷至今還沒好。

    而現在云河又受傷了,更加難以抵御那陣法的反噬。

    “我知道,我有辦法了!我現在就救你們出來!”云河沉著聲音說完,就舉起手中的畫架,瞄準了陣眼的位置,然后大力砸下去!

    “砰!”的一聲巨響。

    畫架和結界碰撞,畫架打中陣眼,但是畫架被結界的力量反噬,當場就被擊碎,散了一地。

    “滋滋滋……”隨著覆蓋在骨籠表面的電流漸漸消散,這道結界終于煙消云散。

    云河喘著氣,打開骨籠的門,走進去,二話不說,咬破手指,在指尖逼出幾滴狐血,然后迅速在三個女孩的額頭上點了一下,留下一點朱砂。

    狐血能治百病,解百毒,很快就將夢幻香薰化解了,三個女孩恢復意識。

    看到一個銀長藍眸,長著狐貍耳朵和尾巴的男人,都嚇得不輕。

    “妖……妖怪啊!”

    “你就是把我們捉到這里的妖怪?快放了我們!”

    ……

    女孩子們害怕地喊著抱作一團。

    幽王耀無奈地安慰她們:“你們誤會了,這位是我的七叔,他是狐仙,他是來救我們的。”

    云河已經沒功夫跟這三個女孩解釋,他對幽王耀道:“小耀,我無法解除你身上的封印,但那畫魔的神力暫時被我封了,能維持一天。時間緊迫,你跟貝拉先帶這三個女孩逃出去,咱在山下的河邊匯合,我還要救一個人。”

    云河說完,不管幽王耀答應不答應,轉身就走。

    “老大,你傷成這樣了,連自身都難保,如保救人?我跟你一起去。”貝拉著急地拉住云河。

    此刻,云河的衣服上沾滿了斑斑的身跡。

    魔品補元丹藥性太烈,傷了他的經脈,他為了阻止自己渡劫,又廢去自己歸空境的修為,吐血連連。

    一身衣服青紅斑駁,再加上那慘白如紙的臉色,甚是駭人。

    讓貝拉更心痛的是,云河衣衫不端,襟前沒扣好,被拉開一片,那沾著血跡的纖白脖子上,還有一道粉色的印痕……

    看起來,就是被人輕薄了才留下的印子。

    貝拉不敢想象,云河付出了怎么的代價,才將那個修為比他高幾個大境界的神級魔頭封印了……

    看到貝拉用憐憫心痛的目光注視自己,云河心里痛了一下,他沉著聲音:“貝拉,并非你想象的那樣,你先放開我。”

    那魔品補元丹發作的時間推遲了片刻,自己雖然吃了點虧,最多也只是被那魔頭占了一點便宜而已。

    但能把大家救出來,自己受這點委屈也不算什么。

    現在看到大家沒事,云河已經沒把這事放在心上。

    他爭分奪秒跑過來救人,忘記給自己儀表整理一下,沒想到貝拉是個細心的女孩,一下子察覺出來。

    貝拉這才發現,自己挽住云河的手臂,這有失體統,連忙尷尬地放開。

    云河若無其事把襟前的衣服扣好,動作很淡定很自然,他的目光里甚至沒有一點情緒的波動。

    看到云河如此冷靜,貝拉反而更加心痛。

    只有受了很多苦的人,才會不把受委屈當作一回事,因為已經麻木了……

    貝拉心痛得眼圈紅紅的,但不敢道破。

    “別跟著我,也別再給我添亂,你們趕緊離開這里吧!”云河說完,轉身頭也不回地走了,幽王耀和貝拉還帶著三個人類女孩,沒法追。

    而且即使云河沒負傷,他也是妖族,妖族的的體能是普通人類所不能比擬的,幽王耀和貝拉也是追不上。

    云河那孤單而纖瘦的背影幾乎瞬間消失在他們的視野之中。

    這一回,幽王耀不敢再沖動妄為,他和貝拉帶著那三個女孩徑直往山下跑。

    云河徑直跑向畫魔的洞府深處。

    此刻,小香正在她自己的洞室里研制香薰。

    “小香!快跟我走!”云河血汗淋漓地跑進來,沖到小香面前,拉起小香的手,就往門外走。

    小香十分愕然。

    走?去哪兒?那魔頭允許了?

    擅離離開洞府,是會遭受很嚴重的懲罰!

    自己受罰不要緊,可是云河重傷且體弱,經受不起畫魔的折騰,不能冒這個險……

    想到這里,小香甩開云河的手,怯怯地縮到墻角,不斷緊張地沖著云河搖頭。

    云河以為之前假裝對待小香冷漠,令到小香不再信任自己,他便焦急地解釋:

    “小香,你聽我說,我并沒有對你生氣。我知道你不是故意害我的,是那畫魔太狡猾,悄悄跟在你后面,才發現了我隱藏的山洞。可是,當時我被畫魔所擒,尚且自身難保,要是我向你示好,那畫魔必然會因妒忌而遷怒于你,所以這段時間,我不得已對你冷淡回避。我在魔品補元丹里混入了降仙草,把畫魔的神力封住,能維持一天,趁現在,我們趕緊離開這里吧!”

    云河說完,再次跑到小香跟前,牽著她的手往外跑。

    這一次,小香并沒有甩開他的手。

    云河并沒有恨自己?

    他對自己冷淡,是為了保護自己?

    小香感動得悄悄落下眼淚……

    原來自己并沒有失去這位朋友!

    不管這次能否救出去,不管能否活下去,小香已經心滿意足。

    她一邊哭,一邊笑。

    那是幸福的眼淚,幸福的笑容。

    兩人就這樣向著出口的方向沖出去……

    就在這時,漫山遍野響起了一片震耳欲聾的吶喊聲。

    “魔頭!尤閩大將軍的魔軍在此!你的死期到了!”

    “滾出來速速受死!”

    “用你的血來償還你的罪孽吧!”

    ……

    緊接著,整個枯骨山的山頂被數以千計的魔將重重包圍。

    他們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威懾,直把人震懾得心神恍惚。

    幽王耀和貝拉他們跑到半山腰,遠遠看到山頂的動靜,都嚇得出了一身冷汗。

    但是這支魔軍看起來是沖著畫魔來的。

    幽王耀便對貝拉道:“看來形勢對我們越來越有利。說不定魔軍能拖住畫魔,為大家的逃生爭取時間!但我們還是不要在魔軍面前現身,對于他們來說,我們畢竟是異界人……”

    貝拉也認同幽王耀的觀點,她說:“也對,不知道那個尤閩大將軍是敵是友,畢竟咱們人魔有別。我們還是盡快趕到山下跟老大匯合,希望老大能及時逃出來。”

    “嗯!”幽王耀堅定地說。

    于是兩人繼續帶著三個女孩往山下趕路。

    他們躲在密密的茂林中小心潛行,盡量不讓山頂那些魔軍發現。

    與此同時,云河和小香跑至洞府門前。

    還沒踏出府門,就被幾道身穿黑色鎧甲的侍衛重重包圍,其中一個侍衛厲聲喝道:

    “你們是何人?為什么會在畫魔的洞府?速速從實招來!”
418组选的前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