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網 > 搶救大明朝 > 第910章 康熙十二時辰

第910章 康熙十二時辰

言情中文網 www.marbsf.live,最快更新搶救大明朝最新章節!

    北京城北戰場,雙方的正式交鋒還沒開始,清軍這邊已經亂套了!作為前敵主將的尚可喜本來就沒想真打,他安排今天的這場城下交兵,就是為了方便抓捕福臨——對面的朱皇帝可出了大價錢換福臨的,“福臨買賣合同”就在尚可喜身邊帶著,只要抓住福臨,他馬上就能跳槽回大明當三臣了。

    為了防止那些回不去大明的漢奸狗急跳墻,尚可喜還利用職權,把北京城北的五座出堡都控制在自家軍隊手中。而且還將德勝門甕城、安定門甕城和三座新開的城門,全都拿在尚家軍和孔家軍手里。還把自己的中軍擺在了安定門外堡壘的后方!

    這可是萬無一失的布置了,就等活捉或是“死捉”了福臨,就能一并把耿仲明、沈永興、剛阿泰、范承蔭、陳錦、馬得功、孫有光這些死不悔改的漢奸一塊兒給解決掉了.......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尚可喜怎么也沒想到福臨居然剛烈如此,寧死也不當俘虜,在千佛寺內自焚了!

    “什么?什么?那,那尸體呢?尸體找到了嗎?”

    在安定門堡壘后方的中軍聽到兒子報告的福臨自焚消息的尚可喜驚得差一點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了,幸虧他的兩個親兵眼明手快,一下扶住了他肥大的身軀。

    來報告的是尚之孝,他搖搖頭道:“沒有尋到,千佛寺內堆放了許多柴草,草助火勢,完全控制不了,只怕......”

    “等等,千佛寺內怎么會有柴草?”尚可喜一愣。

    “說是前鋒營的草料和宮里過冬用的柴禾,不知怎么就存在了千佛寺里......”

    尚可喜的臉色已經陰沉的可怕了,他咬著牙:“一定是索尼這奸賊安排的......”

    尚之孝一愣:“父王,您的意思是索中堂早就知道咱們要......”

    “他知道什么?”尚可喜跺跺腳,“他早就在安排金蟬脫殼了!”

    尚之孝臉色大變,“父王,您說......”

    尚可喜哼了一聲:“事到如今,還說什么?咱們快走吧!”

    “走?去哪里?”

    “還能去哪兒?入城......”尚可喜道,“走了順治,可不能再把北京城和玄燁給丟了,要不然咱們父子可就真沒下場了!”

    “那城外的各家兵馬......”

    尚可喜冷冷一哼:“還管他們?”

    說完這話,尚可喜一把推開扶著他的親兵,吼了一嗓子:“馬!牽馬來......再傳本王將令:城內有變,索尼造反!尚家軍、孔家軍隨本王入城平亂,其余各軍,就地堅守!”

    他下完命令,就帶著自己的親兵往永定門甕城而去了。差不多同一時刻,駐兵在德勝門堡壘下的孔廷訓也得到順治自焚的消息了。

    順治燒沒了,合同也就沒用了!

    孔廷訓哪兒還有心思督戰?督什么戰啊,趕緊殺回城去找找看,沒準可以找到順治的關鍵部分呢?

    尚可喜、孔廷訓兩軍一動,再加上城內千佛寺的火光煙霧已經讓城外的不少清軍官兵瞧見了,在北京城北布陣的各軍,頓時就陷入了混亂。而對面正在磨拳擦掌,準備發起進攻的明軍看見他們一亂,也紛紛向閻應元請站。

    閻應元雖然知道“福臨采購合同”的事兒,但是面對天上掉下來的取勝機會,他還是沒有半點猶豫,立即下達了全線進攻的命令——朱慈烺雖然也在戰場上,但是他不會直接向部隊下達命令,因為今天的前敵主將就是閻應元,朱皇帝必須通過他才能下令,而閻應元則有臨機決斷之權,在戰機突然降臨的時候,不需要朱皇帝降旨,就能發起攻勢!

    就在北京城外的明軍趁著順治皇帝“突然自焚”而發起進攻的時候,北京城內,這個時候已經是大清康熙年了......

    在千佛寺沒有找到福臨遺體的尚之信反應還算迅速,馬上帶著尚家的甲士入了北京皇城,還一路上了煤山堡壘。

    因為沙爾虎達比尚之信先到了一步,而且還帶來了福臨的死訊(福臨沒讓他這么干,但是他卻覺得應該把戲演足),所以煤山堡壘里面已經哭成一團了。

    尚之信帶著兵丁闖進煤山堡壘第三層的大殿中時,順治的側妃佟佳氏正抱著還在襁褓中的玄燁流淚,身邊還有一群陪著掉眼淚的大臣。

    佟佳氏今年才16歲,面對眼前這種天塌下來的局面,早就沒了主張,只剩下嚎啕大哭,現在看見頂盔貫甲的尚之信帶著幾個武士沖了進來,更是嚇掉了魂,一屁股坐在地上,抱著兒子就嚎哭了起來。

    尚之信本是福臨身邊的人,認識佟佳氏,也知道她抱著的孩子是玄燁。玄燁是大清太子......現在沒有了福臨,能不能拿玄燁去抵帳呢?

    他看著玄燁,正在心里面估價的時候,孫之獬不知道什么時候到了他跟前,大聲道:“尚將軍,大行皇帝有遺詔在此!”

    “遺詔?”尚之信一愣,心說:福臨是寫好遺詔后再放火燒自己的?

    “拿來我看!”尚之信一伸手,一個黃色的卷軸很快遞到了他手上,他忙展開一看,果然是遺詔......非常正式的一份遺詔!用滿、漢兩種文字寫成,是福臨的筆記,還加蓋了玉璽。

    遺詔的內容很簡單,就是傳位給太子玄燁,并且在玄燁即位后立即改元康熙。

    “尚將軍,”孫之獬道,“你現在還是不是大清的臣子?”

    是不是?剛剛造過反,可能還弒了君,還能算大清的臣子嗎?

    尚之信一時不知該怎么回答,孫之獬則道:“尚將軍可曾得了大明天子賞賜的官職?”

    “還不曾......”尚之信想到這里眼淚都要滴下來了——封官的合同都在他爸爸口袋里,就差一個福臨了(腦袋也行),現在福臨燒沒了,合同怎么履行?

    孫之獬道:“將軍既然還沒當貳臣,那就是大清的臣子,就該遵大行皇帝遺詔,擁太子登基!”

    “大清都快沒了,明軍眼看就要入城......”尚之信搖搖頭,“還登什么基啊!”

    “將軍此言差矣!”孫之獬一副大清忠良的模樣,“國不可一日無君,現在明軍還沒有上煤山,大清就還有寸尺之地。所以太子就應該遵遺詔即位,哪怕當一個時辰的皇帝,我等也算為大行皇帝盡了心力!”

    “一個時辰的皇帝?”

    “對!一個時辰的皇帝也是皇帝!”孫之獬說,“皇帝和太子,終究是不一樣的!”

    尚之信想了想,也覺得有道理。

    當過一個時辰的皇帝也是皇帝啊!而皇帝肯定比太子值錢吧?現在福臨是交不出去了,那就只能把玄燁交出去......而在交出玄燁之前,最好提升一下玄燁的價值!

    想到這里,尚之信重重點頭:“好!那就讓玄燁當皇帝......當一個時辰也好!”

    孫之獬馬上跑到還在流眼淚的佟佳氏跟前,跪了下去:“娘娘,奴才請太子殿下即皇帝位!”

    大殿里面的其他臣子看見孫之獬勸進,全都糊里糊涂的跟了,呼啦啦跪了一片,都嚷嚷道:“奴才等恭請太子殿下早正大位,為大清皇帝!”

    佟佳氏也沒主張,見大家都在勸進,也就點點頭道:“那就讓玄燁當皇帝,即日起改元康熙,今年就是康熙元年了!”

    這就是康熙年了!

    不對,康熙年不合適,因為康熙皇帝在位時間太短,根據后來的統計,前前后后也就是十二個時辰,所以史稱“康熙十二時辰”。
418组选的前后关系